追蹤
寧聽故事的彼岸 說故事人
關於部落格
  • 8375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假面騎士 逆天、神速、我愛你!第二話

但此時騎士皇的戰甲卻爆出幾個凹痕,只見騎士王得意甩了一下手。雖說大和他打出比織田多三百秒的境界,但很明顯的這多出的三百拳不但沒有擊中對方,反而還因為出招過雜露出破綻,挨了織田好幾拳。

 

「看來論拳法我還是略遜你一籌啊。」大和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小微笑的道。

 

「哼!當然」用力量以小博大成功的織田得意的道「就算你用劍也一樣在本王之下!」

 

「喔~這樣啊。」只見在大和說話同時身體是呼有什麼東西被分解出現,他右手一張,只見被身體排出的細小顆粒變成鋒利十足的劍,那正是原先融入身體裡的外殼裝甲,被大和以神速力量-時間昇華CLOCK UP一萬四千秒的力量瞬間重組壓縮再造煉金而成的兵刃,一個一已奪去無數高手性命的飼血逆劍『斬王刃』

 

「雜種你知道嗎?剛才將會是你一生中最後一句『謊言』。」話才一畢便一箭步殺上,出招了!那無人能級的劍法,手中反臥著逆刃如鮮血般的舞動飛越!

:「神速力量-時間昇華CLOCK UP一萬五千秒!斬王暗劍殺!」在手中的刃在超高速的移動下幾乎變成一道深淵黑暗的巨大暗影像目標斬去。

 

當然目標可不是不會動的木頭人,雙手運氣高舉向天:「來吧!神速力量-時間昇華CLOCK UP一萬五千秒!天地白銀霸王拳-白光銀界!」雙手產生巨大的光球,右手是白光,左手是銀界,正好與黑影成反比的雙拳破天轟出!

 

轟!光與暗的爆裂!雖說兩大高手硬碰硬不分上下,但斬王暗殺劍的攻勢才剛開始啊。看是一道黑影的巨刃其實是由數萬連斬擊所組成的,而斬級數不停的增加,黑影不停的加大,彷彿就要吞了眼前的光芒一樣!

「哈哈哈~吃不下我的暗劍殺嗎?」笑了狂妄的皇者再次加強刀擊速度,力量更一口氣提昇到CLOCK UP一萬八千秒!

 

「嗚..」對高達數萬的必死快速斬擊,以霸氣硬擊聞名的天地白銀霸王拳是乎無法跟上那超乎常理的速度,漸漸的被壓下去,感覺到被壓著打的騎士王也知道此套路拳法勝算不高。在假面下的臉一沉,吼到:「他媽的,就憑這種街頭雜耍的程度也想轟下本王? 你少做夢了,雜碎!!」

 

神速力量-時間昇華CLOCK UP一萬八千秒!只見白銀的騎士在強大了力量運行下產生了高速殘像!不那並不只是單純的殘像,殘像越分越多,越分越快,是乎像有了生命是的:「今天,就讓你大開眼界!」怒呵到的王者再次提昇力量CLOCK UP 兩萬秒!

 

這是…. 在騎士皇面前的斬殺目標,竟分成兩萬個目標,兩萬位王者!「難難不成?你已經練成了那招……?」大和臉上開始露出驚訝的表情,也趕緊一口氣把力量提升到CLOCK UP兩萬秒!

 

「想不到吧?一個你瞧不起的雜種也能練就這招!今天就用這招來血祭本王的列祖列宗!」氣勢旺盛的騎士皇織田,再一次的運起更高的力量境界!

「神速力量-時間昇華CLOCK UP.三.萬.秒!人間五十年!!」

 

…..三萬秒!?竟然一口氣提昇一倍的力量境界!天啊,這怎麼可能?又是什麼可怕的招式能推動這種逆天的力量?

 

這招是,人間五十年?

這不是………..

人間五十年,與天地長久相比,如夢幻似;一度得生者,豈有不滅乎?這是一代霸主織田信長在本能寺之變,箭盡刀折之後、步入火舌之前所留下最後的首曲,看似最後看破紅塵的感嘆遺言,豈知其實是留給後人的絕世武學,每一句都是一個鬼哭神號的可怕殺招,總共有五句五大殺招!

 

凡是他的後人或是與他有關係的人無一不想虧望這傳說中的武學,但有什麼用呢?沒有人能了解這段話的內涵也,沒有人能領悟其中的道理,但誰也沒想到,這失傳百年的武功竟然再現了!就在六天騎士王- 織田秀成身上!!

眼前的正是第一招,會幻化分裂成真正的無數替身的殺招,人間五十年!

 

「豈…..豈有此理以為隨便用個什麼傳說武學,我就會怕了嗎!!」大和趕緊大喝道!俗話說的好,輸人不輸陣,那怕今天人數是12萬+1「神速力

-時間昇華CLOCK UP 兩萬三千秒!!暗劍殺!!」大概是使出吃奶得力氣大出的最高力量,但很明顯的小小的兩萬三千秒在由絕世武學所推動的三萬秒力量境界面前,只配稱街頭三流賣藝!

 

只見由殺招幻出的兩萬人的憤怒的舉起雙拳,二話不說..殺!!兩萬人,四萬拳排山倒海的來。

 

「破!破!破!破!破!破!破!破!破!!!!

 

號稱王者之技的斬王暗殺劍,在狂風亂拳下像一條條爛甘蔗一樣被打的支離破碎,而這才是第一招呢人間五十年呢,如果第二招與天地長久相比那會…..

沒時間想這個了也不趕繼續想下去了,大和知道如果在這裡讓這雜種打出第二招,那他大概連個屁也沒有了!

 

「不愧是那古代霸者所遺留下的武學,但擁有古代的智慧結晶的假面騎士,不是只有你!!!!」騎士皇咆哮了!他知道不能再有所保留了,要在這裡用出最強的一招,真正的暗劍殺!

 

原來斬王暗劍殺並不是大和自創的武學,而是先人們留下來的智慧結晶之一,原名就只有暗劍殺三字,但大和為了故意汙辱織田這騎士王而故意加上的斬王兩字。

真正的暗劍殺是由一位在千年前遠古時代,姓古輪的傳說劍士所創造的劍技,而現在正式重現古輪劍士的無上劍技!

 

:「神速力量-時間昇華CLOCK UP兩萬五千秒!」突破極限,又再次提高了力量的大和怒吼並出招:「嫉妒割喉劍!暗劍殺!!!!!!」

重天而降的身影伴隨著刀光飛舞著,就一刀!!暗劍殺!!

 

這一刀威力不同反響,一刀下去,由人間五十年招幻出的兩萬人,瞬間被砍掉了七千多人。要不是織田他媽的運氣好本尊在那七千人之外,那什麼騎士王大概也只有仆街的份了。

 

大概?對!只是大概….

畢竟不管有多嚇人的招式,但力量終究只有兩萬五千秒…..對上三萬秒….還是難以搬回優勢啊,坎掉了七千人,還有一萬三千人呢!!

 

白銀的騎士王毫不在意人數的減少,無視一切傷害,直接硬轟眼前的目標,一個才剛耗盡一切力量,陽痿無力的銅色破鋼盔人!!!

 

中!中!中!中!中!中!中!………….

 

剩下的一萬七千人每一拳全部結結實實的轟在目標身上,拳拳到肉,霸氣無比,感覺到了,眼前的目標已不能叫目標了,不如說是快被打爛的破爛鐵還差不多呢。

但是重織田的笑容裡可以清楚的感覺到,即使有面具擋著但還是很清楚的感覺到,他還不滿意!已站盡上風的他還不過癮,他還沒有到最高潮呢!!

 

:「大和你這雜碎啊!可不要這樣就死啦!要不然你要如何接我的第二招!!與天地長久相比啊!!!!!!」

 

就在這一瞬間!這要人命的一瞬間!原本佔盡上風的六天騎士王身上忽然爆出黑氣,那是彷彿被割開的傷口一樣噴出鮮血,只是那是黑暗又令人做噁的,而這回他知道了,他中招了。

 

原來暗劍殺是帶有毒性的邪氣劍技,雖說對絕世強者來說,毒只跟被蚊子叮到沒什麼兩樣,但在還沒適應毒前,強行全力運氣過力可能會有反撲的危機,而使用傳說中的神技更是傷身。

 

騎士皇大和在等的就是這一刻,故意引誘織田使出全力,讓毒直攻心藏,雖說毒不死強者們,但也夠降低對方幾成功力了。

 

不過當然他付出的代價也不小,全身上下裝甲凹凹洞洞坑坑巴巴,差一點就要真的被打成玉米罐頭般的哀樣,只能驅跪在地上喘氣。

這一局只能說兩敗俱傷,已和局為收場,兩位絕世強者雙方喘著氣,互相白瞪眼,但誰也沒有進一步的動作了,是因為雙方氣已盡?還是想等待敵方露出破綻的機會?或是下一招就是決勝的一擊了?

錯!錯!錯!

都不是…….

 

雙方沒有進一步的動作是因為他們都停下來看........

 

看什麼?

 

一個人?

 

 

一個路人?

 

    一個神秘的路人….

 

….. 一個完全無視這場世紀對決的神秘路人…..

 

 

這時加賀美驚覺一看!眼前的神秘過客不就是先前遇到的帶墨鏡的更神秘過客?

 

「這傢伙真的跑到這裡來了?不要命了嗎?」加賀美不自覺的留下汗水

 

「他是誰?」這是在場所有人的同時疑問?

眼前這人只是走過來,沒有任何殺氣,沒有任何詭異的動作,但如過真的是平民老百姓不可能面對這場神速力量的對決而不嚇到精盡人亡。

 

他不只不為所動,更是完全無視是四周,只是持續前進,簡直名符其實的八風吹不動,而能做到這點的人只有兩者,如果不是不要命的智障,那就是隱居的絕世強者了。

 

「哪來的白痴?報上名來!」殺人蜂又沉不著氣了,看來他打算把他當成前者來處理了

 

就在他威嚇的同時,所有人不約而同的慢慢向前靠攏,其中包括皇者與王者。

 

眾人們是乎都想知道這男人到底又幾兩重。

終於在眾人的視線下,那神秘的男人終於停下腳步了,也終於拿下他的墨鏡緩的道:「我老奶奶曾經說過,我乃行天之道,總司一切之人,

 

 

天道總司!」

 

 

說完,那男人的正上放的天空炸裂出一道光芒,耀眼奪目的光芒四周的人無法直視,除了五位無所畏懼的強者,假面騎士們,因為他們知到那光芒正是讓強者變身的神兵逆天蟲。

 

果然光芒彷彿如甲殼般的脫去,裡面正是新生的生命,紅蓮般的甲蟲,如光一般的速度回歸到他主人手上…..

接著…….無所畏懼的強者們死也不想承認的事就要發生了。

 

「變身!!!!!!!!!!」

 

<HENSHIN>!!

 

 

 

傻了….怎麼會呢?

一位來歷完全不明的假面騎士就這樣慫立於大地之上。

假面騎士是逆天特開發出來的神兵,不可能落到外人身上,更何況眼前這位騎士,沒有任何符合相對的資料,但最他媽的不可思議的是他竟然敢自稱自己是行天道之人 這簡直就是….

 

 

「管你他媽的是誰啊! 還不是沒有領悟的神速力量一萬秒以上的傢伙!做老子的對手,錯錯有餘!」又是矢車這隻殺人蜂打頭陣叫罵到!

 

對!不管他是誰,他並沒能把戰甲分解並融入自己的體內,那他的力量一定低於一萬秒。先前的思路被殺人蜂叫罵打斷的騎士皇和騎士王回神想到,這家伙更本就不是我倆的對手,沒什麼好擔憂,殺了他!把神兵搶過來才最重要!

哈!這可說是這幾年來有不共在天之仇的兩位絕世強者唯一想法意見相同的一瞬間啊:「那下!」皇者與王者同時下達那至高無上的命令!

 

「是!」分裂的兩派再次合作戰一位共同的敵人!

面對集合兩派高手的攻勢,名為天道的男人完全沒有防備動作,只見他悠哉的把手指扣在腰帶的變身器上,拉著那開關,並道:「CAST  OFF !!!!!!!

 

一瞬間!發身什麼事了??發夢了嗎??

 

三位受命要那下敵人的騎士,想仆街了一樣躺在地上,狂妄的殺人蜂瞬間滿臉哀樣稿不清楚狀況,如清空般蔚藍的鬼蜻蜓更是被驚的臉都發綠了,鋼斗簡直就是名符其實的仆街,趴在那一動也不動。

 

而眼前的是一位脫甲換骨的騎士,只見從頭部下顎伸起了一隻巨大的獨角,一柱擎天,全身閃亮著鮮紅的反光,那正是紅蓮的獨角騎士,絕世高人假面騎士Kabuto,天道總司!

 

只有下達那帶屎般的命令的兩位強者知道發生什麼事了。眼前這位一定是後者,而且是實力不低於他們的絕世隱居高人,他並不是沒能把戰甲分解並融入自己的體內,而是刻意把戰甲留著好壓制他的驚天力量,讓人們完全察覺不到他的存在,在CAST OFF的一瞬間把壓制的力量釋放出來,那股平時被壓制的力量少說也有一萬秒,殺人蜂他們檔不下也是離所當然的。

 

這人如果能為我方效力的話….原本殺人奪物的想法早就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將他收那為我方一員的慾望。

 

「啊啊啊!!老子還沒輸呢!!!」不願意繼續仆街在沙漠上得殺人蜂再次咆嘯起來!「有本事就來接老子這招!接不下便給老子去死!神速力量-時間昇華CLOCK UP 八千九十九秒!狂蜂暴雨!」這已經是在騎士殺人蜂剛苦戰完後,用盡吃奶的力量發出的最高境界力量,但不到一萬的力量境界能對眼前的高手起多大的效果呢?

 

這世上有一句話叫做實力差距,這句話假面騎士殺人蜂應該知道吧。

 

碰!….

一拳…..

如果說殺人蜂以前真的不知道何為實力差距的話

 

那他現在一定深刻的了解到何為實力差距,用他的身體….

 

眼前彷彿就像是一隻小蜜蜂撞上了正在高速公路行使的大卡車一樣,慘不忍睹啊。

 

 

紅色的騎士楊起了頭,直視著剩下還站立在沙場上得假面騎士,皇者與王者,並走向前去。

 

「難道他想一個人戰我們兩?不可能就算是再強的高手也不可能做這種自殺行為,他一定會選一邊的,選誰?逆天特還是新逆天特?」

不約而同的想法又再一次的迴盪在兩位絕世強者的腦海中。

 

但獨角的騎士並沒有像任何一方攻擊,反而大步一越,跳過了兩為強者,落在兩百公尺之後的沙地上,正好面對西邊日落之時,那夕陽的光芒彷彿下有生命一樣的印在他的鮮紅台甲上,閃耀這媲美太陽的光輝,只見獨角的騎士舉起有右手的食子指者被夕陽渲染的天空,就像是一切蒼天萬物都在他之下,而緩緩落下的太陽彷彿像是對他說:「我就到這裡,接下來就換你照耀這個大地了!」

 

他就像太陽一樣,他是天道總司,假面騎士Kabuto

:「我沒有打算要幫任何一方,只不過想出來散散熱,讓我心中的太陽發出光芒!」

 

 

 

 

 

 

 

 

「我在哪?啊..好痛….我怎了? 啊~對了,他媽的….我敗了….」慘敗的矢車張開了他的眼睛,看了一看他的四周:「啊~這不是逆天特的總基地嗎,怎麼回到這了」

 

「醒了?」

 

「我是怎麼?」

 

「被人抬回來的

 

「那那個不明騎士呢?」

 

「走了,那個敢自稱行天道之人。」

 

 

「難道聖上您?」

 

「沒,沒跟他交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